您现在的位置:

科学探索 >

萌妖纪最新章节_ 第二百六十六章 匆匆岁月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“死胖子!”

    “人渣!”

    雷震天与星韵实在容忍不住,分别发出一股真气将那胖子和下人击中。

    一胖一瘦主仆二人皆是被打的满嘴喷血,并破嗓子惨嚎起来。

    雷震天先是走过去对那下人狠狠的踢了一脚,随后星韵走到胖子身边伸出手狠狠的扇了他几巴掌。太伯摇摇头,对着气愤的两个人说道:“这次你们知道我当初为何利用雷震天了吧,就因为我见到了太多的这样场面,所以才不信任这些无耻人类!”

    胖子和下人在地上哭天喊地,雷震天与星韵也解了气,便带着樊倾瑶离开了这没人情味的铁府。

    回到千穷峰,几人坐在洞中。樊倾瑶自从回来后便一直垂头哭泣,星韵一家人以及雷震天怎么哄都哄不好。

    她那可怜而又委屈的模样,真的是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雷震天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,叹道:“忘掉回忆,重新做起。毕竟你还有俺们这些朋友呢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星韵也坐在另一侧不断的替她擦拭着眼泪。樊倾瑶拉起雷震天的手,将头埋在星韵的怀里,哭泣道:“瑶儿很想忘掉过去,但是爹娘还有爷爷的笑容总是回荡在我的脑海里,我真的忘不掉!”

    她的样子,看得众人为之心痛。星韵也是忍不住流了眼泪,搂着怀中的可怜女孩儿,安慰道:“没事的,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,我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紧握着她的小手,同时安慰道:“别怕,哥保护你!这里的所有人都会保护你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!”

    对此,星韵也是开玩笑说道:“貌似这不是你的家吧,好像没你说话的份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撇嘴道:“怎么,你也要学那死胖子将俺家妹子拒之门外?”

    “哎哟哟,我家瑶儿什么时候成为你家妹子了?”

    看着这两个冤家又打起了嘴仗,樊倾瑶也是忍不住破涕为笑了。

    雷震天和星韵打着嘴仗,心儿童癫痫早期有什么症状里却思念起了萝莉。

    他独自一人找到邱云轻等人,与师父和恋人交代了一些事情,便又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雷震天对几人说道:“我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,似乎有种魔力让我在这里呆下去,我感觉会在这里遇见一场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,五年时间匆匆而逝。

    如今的雷震天已经习惯了在这十万里山的日子,更是结识了不少妖界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一年,这一天他突破了一个神奇的境界,但却仍然没有突破四重天这一等级。

    青山绿水间,雷震天望着眼前那小小的人儿,眼里多了些好奇。这小人正是他的元婴,他今日刚刚修炼出自己的元婴,这次便是第一次召唤元婴出窍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手掌大小的元婴,雷震天感觉很是滑稽。更有种奇怪的感觉,这小家伙好像自己的孩子似地。用手抓住元婴,那元婴在自己的手里挣扎着,而且还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雷震天笑了笑,将元婴收回本体。内视之下,发现元婴绕过二十颗星辰幻影,坐在了自己的丹田之上。而且还赤着小脚踢着丹田…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儿…”雷震天苦笑一声,自己的元婴怎么会如此淘气呢?

    “雷震天哥哥!”甜美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,回头看,那一身素裙女孩儿正对着自己微笑。如今的樊倾瑶可不再是曾经的小女孩儿,十四岁的她已经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甜美的小脸吸引着几只蝴蝶飞来,仿佛这些蝴蝶都要被她的笑容迷醉。

    “雷震天哥哥!瑶儿好笨,如今还是到达不了四重天境界。哪像雷震天哥哥这般厉害已经练出了自己的元婴。”樊倾瑶欢快的跑到雷震天身前,努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和他这个变(bian)态有什么好比的。瑶儿已经很好了,小小年纪能够修炼到三重天境界便是不错了。”一道娇哼声自空中传来。星韵的模样倒是没有改变多少,从空中飘然而落,宛如花中仙子。

    雷震天也不理那蛮横的少女,这二人一见面就有拌嘴的时候,雷震天也懒着和她吵了。

    “吆,雷震天小哥时隔数月实力又是突破了啊,真是羡慕死我了。”一道憨厚的笑声又是从不远承德羊癫疯医院那里好处的树林中传来。

    一位挺着肚子的胖子拿着个酒壶笑呵呵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胖子本体为野牛是个野牛精,雷震天等人都叫他大牛。

    曾经,在野牛精即将化形之时,一位猎人想要杀掉它,当时雷震天出面便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野牛精心怀感恩,在化形之后便一直守护着雷震天。当时野牛精非要管雷震天叫主人,雷震天不干,那野牛精便改口管他叫雷震天小哥。

    雷震天也颇为无奈,这只野牛精的称呼总是叫人汗颜。成精的妖物大多数都是百岁左右,却是管他叫小哥。

    雷震天拍拍大牛头上的犄角,嘿嘿笑道:“不疼吧?”

    对此,大牛大脸一红,竟是不好意思回答起来。而那星韵也是脸色一红,瞪了雷震天一眼便带着樊倾瑶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原来,几天前大牛对星韵表达了爱意,却遭到了星韵的一顿胖揍,更是将他的牛角给打歪了。

    平时大牛就住在这片树林里,因为这里离雷震天所住的山洞较近,相互间也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是夜,月光洒了下来,照满人间。

    雷震天回想起曾那些与师傅浪迹天涯的日子,忍不住发出一阵唏嘘。自己竟然在十万里山呆了五年,只是为了那心中的奇怪感觉和那所谓的机缘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自己的肚子便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,忍不住想要烤只野味解解馋。

    正巧一只野兔跑来,雷震天大呼一声天助我也,便发出一股吸力将野兔吸了过来。

    即便野兔拼死挣脱,也逃不掉雷震天的屠刀手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。”大牛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,盯着兔肉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雷震天看着大牛馋馋的样子,调笑道:“野牛不是食草动物吗,怎地也馋我这烤兔啦?”

    “咳,雷震天小哥你就别逗我了。老牛我要是不馋,也不会这么胖了。”大牛憨厚的拍拍肚子,讪笑道。

    雷震天也不逗他了,对他招了招手说道:“吃湖北有没有癫痫医院吧,给瑶儿留一口就行,她食量小。”

    大牛挠头道:“还是留两口吧,给星韵也留一口。”对这老实的野牛精,雷震天也是忍不住大笑起来:“你也太实在了吧,说留一口你就给留一口啊。”

    对此,大牛也只是憨笑着吃着烤兔。

    “瑶儿,臭娘们。有肉吃喽!”雷震天对着山洞里喊了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两个女孩儿便从洞中走了出来,星韵对于雷震天对她的称呼也是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看见星韵出来,那大牛的脸又是红了起来,埋着头不敢直视心仪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星韵看见大牛也在这里,也是有些害羞,拿起一块兔肉小声嘀咕着:“大蠢牛,怎么什么时候都能遇见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虽小,但雷震天等三人都听见了。那大牛害羞至极,拿起一块兔肉便向着自己的那片树林跑去。

    樊倾瑶莞尔,坐在了雷震天的身旁。星空下,三人围坐在篝火旁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五年时间,雷震天已经见识了十万里山的群妖的生活。但对于整个天下来说十万里山只不过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等到那份机缘出现,他就要离开这片大山,去完成自己的旅程。

    夜渐深,万籁俱静。

    月光,像一匹银色的柔纱,从天边垂落下来,与空中的星光相互映衬着,漫溢成一个飘忽透明的意境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雷震天一人站在洞前,感受着晚风,静听风吟,轻捻那些遗落在指尖的光阴,心灵归至宁静淡泊。

    似乎明白日月星辰亦不能永恒,芸芸众生只不过是苍茫宇宙间匆匆过客。

    生命一瞬,所有经历只不过是一场云烟而已。

    时光的河流悄悄流泻,涓涓细水在身边轻轻诉说。过往的回忆不堪回首,心灵在岁月中逐渐改变。

    站在时光的河畔,聆听岁月走过的脚步声,掬一泉清凉浸润心扉,跌跌撞撞坠入心河,惹起了层层涟漪,圈圈波纹荡漾远方。

    岁月里看的是书,读的却是世治疗癫痫病大概会花多少钱啊界;池塘青草,夏树鸣蝉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天堂,念起,便是生命中最美的风景。

    轻轻地将记忆压下,只为心中那份无法割舍的回忆。

    他知道,那不是泪,是为明天启航的雨。

    一束鲜花,可以把幽香留在身边;一缕春风,可以传送春的讯息;一轮明月,可以捎去浓浓的思念。

    笑看云卷云舒,静听涓涓细流,细数灼灼的星斗!

    岁月路上收藏堆积的风风雨雨、酸酸甜甜、坎坎坷坷,都将是人生的收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万物复苏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雷震天却仍在洞前打坐,感悟着空气中元气的流入,呼吸着清早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睁开眼,又见翌日黎明。

    一夜感慨,他的心境又成熟了一些。不知那份机缘何时出现,到时还要去外面的世界闯荡…

    “这条路,何时才是尽头啊!”

    雷震天平复一下心情,静静的向前面的花丛中走去。

    这五年,他已经习惯了轻嗅着花丛里的芳香,这一刻,他的心情便会转作明朗。

    “雷震天哥哥…”那甜美的声音总是在每天此刻响起,那柔美的倩影总会出现在这片花丛中,给这片环境增加了一份美景。

    二人背靠着背坐在一起,一起讲述着未来美好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瑶儿,我感觉你的修为貌似变强了?”雷震天惊讶的看着她,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的变化。

    樊倾瑶嬉笑道:“昨日吃了烤兔,心中有所感悟,所以睡了一觉就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闻言一愣,随即大笑道:“你这小妮子,也学会调侃我了啊。”

    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.lingyu.org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phr.com  晋中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